无人驾驶背后,有哪些精英在全力支持?

行业资讯第一新车 2018-06-20 15:42

从2017年起,AI升级传统行业成为一大趋势,各个领域暗潮涌动。正因为如此,百度公司聘请了曾担任微软工程高管的陆奇为首席运营官,并且砍掉了大量原有业务开始聚焦AI,并且是里面最有可能变现的自动驾驶领域,所以百度的阿波罗计划在陆奇的带领下获得了快速的发展。

但是,前段时间,百度公司宣布最高运营管理者陆奇因为个人原因无法继续在中国全职工作,将不再担任百度公司总裁兼COO。此消息一出,百度股价创下近三年来的最大跌幅。陆奇的离职之所以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不仅是因为他是百度的核心高管,在互联网行业拥有极高声望,更是因为他的离开已经威胁到了这家中国搜索巨头将AI置于业务中心的雄心。

告别百度后,陆奇未来的去向还是个谜,但是从百度出来的其他AI人才大部分都选择了披甲创业。如今,百度系几乎占据了整个国内自动驾驶创业领域。其中,宽凳科技创始人兼CEO刘骏可谓是最受关注的人物。

宽凳科技创始人兼CEO刘骏

2013年刘骏正式加盟百度,担任百度公司副总裁,负责百度战略技术委员会运作。在百度任职期间,刘骏作为百度LBS事业部总经理,传言曾把百度地图市场份额做到70%。2017年初刘骏离开百度,同年创办了宽凳科技,这是国内第一家完全专注于众包高精地图的科技创业公司,核心技术包括深度学习、图像识别、三维视觉、智能机器人、地图构建以及基于此的大数据云服务,已经成为国内领先的高精地图综合解决方案服务商,为整个无人驾驶生态链各个环节提供完整的数据服务。另外,宽凳科技还是世界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加入导航数据标准协会(Navigation Data Standard Association,简称NDS协会)的初创公司。

不畏惧“创业的艰辛”, 高精地图就是下一个热点

刘骏为人处世非常低调,很少在公共场合出现,他正式从百度离职后一年间外界几乎没有任何消息。今年2月,宽凳科技正式对外宣布完成A轮数亿元人民币融资,这是告别百度后,刘骏第一次以一个创业者的身份再次出现在大众眼前。

刘骏坦言,从创业第一天开始就不畏艰辛,明确宽凳科技战略布局定位:不造车、不做车联网操作系统,只做高精地图。取名“宽凳”,意思是为每一个做自动驾驶的合作伙伴提供技术支撑。
众所周知,高精地图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进入门槛也非常高的领域。虽然国内已有多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相继宣布了针对自动驾驶应用的高精地图发展战略,如:百度、高德、四维图新、小米等,但是业内尚未出现一个完全独立的、能够支持所有企业的、且同时具有一定规模的高精地图平台。

基于这种现状,刘骏对自身也有一定评价:“宽凳的出现给国内高精地图行业点了一把火,随之而来的一定会有大批竞争对手,但这不是坏事。竞争是在共同教育市场,创业不要避开锋芒。高精地图就是下一个热点。”

豪华而专注的技术团队,成为宽凳最大的竞争力

一份真正的高精地图的制作大约分为三个部分:识别、测量、制图。但是是测量和制图领域的人才十分稀缺,在中国真正能够实现“光学测量+制图”技术的人少于100位。可见,人才已经成为了高精地图领域一个相当高的门槛。

宽凳科技拥有一支平均从业经历超过十年的核心技术团队。这些研发人员半数以上是以人工智能、大数据、地图背景的世界顶尖名校硕博为主,来源于清华、北大、浙大、复旦、Stanford、麻省大学等名校以及Google、BAT等知名互联网公司的的核心技术高管拥有深厚的技术积累、极强的技术原创力和丰富的行业经验。

宽凳科技的技术团队将专注于解决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宽凳科技用纯视觉模式替代激光雷达,完美解决高精度和低成本之间的矛盾,使众包和实时更新成为可能,攻克自动驾驶领域的行业痛点;另一方面,基于人工智能的全新地图加工工艺,颠覆了传统地图生产模式,解决了规模化地图生产的瓶颈问题。

正是基于这一点,宽凳科技已经成为自动驾驶领域内的一匹“黑马”,备受汽车行业及自动驾驶领域合作伙伴的关注与期待,同时也赢得了资本的青睐,A轮融资由IDG资本领投,成为资本、澜亭资本等跟投。华兴Alpha任此次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

纯视觉技术+众包取代激光雷达测绘

相对于百度、高德、四维图新这样的大的图商来说,刚刚成立一年的宽凳科技实在是太年轻了。基于过去在百度LBS部门接触高精地图的经验,刘骏认为高精地图的核心竞争力远不在于“地图测绘的早”和“做出第一张地图”,而是其完成实时更新的能力。“绘制第一张地图其实很简单,而此后90%的工作量都在于实时更新。”尤其在未来自动驾驶时代,地图能否实现实时更新已经变成了一件生命攸关的事情。

现在大多数图商普遍采取利用车载激光雷达,对道路、路面标识等进行激光扫描并构造地图,其高昂的设备价格、不便于分享的数据模式导致该技术方案精致却低效、更新慢,并存在失真“隐患”,不足以回应市场需求。

宽凳科技自主研发的纯视觉技术方案取代激光雷达,刘骏表示:“用车队画一条路和建立一张全国道路网完全是两码事。”毕竟靠公司自己车队采集或者通过购买等渠道获得的数据,不可能覆盖所有行驶场景。“现阶段,最大的物联网采集地图车队也就拥有100多辆车。一旦通过众包的形式,我们将获得百万甚至千万级的车辆道路数据。可以想象这当中形成的数量级之差。”

所谓“众包”,即是通过与主机厂等合作,车辆在使用地图产品的同时反馈新的道路数据,以此建立新的地图模型,路况出现任何变化均可以立刻完成更新。目前,宽凳已与部分主机厂达成合作关系。

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留给地图创业公司的任务量也会越发庞大,竞争也会更加激烈。宽凳科技突然出现,让我们对这个行业更加充满信心,相信不久后我们一定会看到宽凳科技高精度地图产品投向市场。